鐵路和水路,如何緩解公路貨運污染?

發布時間:2020-04-12 08:00:00

中國對公路運輸的嚴重依賴是控制空氣污染的下一塊硬骨頭。

中國對公路運輸的嚴重依賴是控制空氣污染的下一塊硬骨頭。

交通運輸結構調整可能是未來五年我國大氣污染控制的重要戰場之一。專家在去年12月由國際環保組織“亞洲清潔空氣中心”主辦的“中國藍天觀察論壇”上指出,改變以重型柴油車為主的貨運結構將是“十四五”期間綜合運輸服務發展規劃的***(2021-2025年)。

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干杰在日前召開的2020年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工作會議上表示,目前“公路貨運為主的運輸結構沒有根本改變”,他稱之為當前生態環境治理的不足和薄弱環節之一。

然而,柴油車的末端處理更為困難。生態環境部汽車排放監測中心研究員倪虹在中國藍天觀察論壇上表示,在中國貨運業中,個體經營者占多數。為了降低成本,一些個體戶會在購買的合規柴油中摻入其他成分,使用的一些機械也未經環保部門批準。貨車超限、超載、超標排放等問題比較突出,但監管管理對象過多,監管部門人力、精力不夠,監管后無法保證改善效果??刂撇裼蛙囄廴镜牧硪粋€途徑是調整和優化我國的運輸結構。

與公路運輸相比,鐵路運輸和水運更為清潔。業內廣泛使用的數據是,鐵路單位貨物周轉量能耗和污染物排放量(氮氧化物和顆粒物)僅為公路的1/7和1/13,內河航運單位周轉量能耗和污染物排放量為公路的1/14和1/15?!肮F”(公路對鐵路)和“公水”(公路對水路)的推廣,將有助于大氣污染的防治。

然而,公路運輸是中國貨運體系的主體。根據國家統計局近十年的數據,公路承擔的貨運量上下波動76%,近五年水運比重略有上升,但鐵路運輸比重呈下降趨勢。公路承擔了煤炭、礦石、鋼鐵等大宗貨物的長途運輸任務過多,推動大宗貨物向鐵路、水路轉移仍有一定難度。

交通運輸部一位專家在論壇上指出,這主要是由于價格機制扭曲所致。公路運輸價格競爭激烈,存在不同程度的過度競爭、價格壓力和超載問題,治理過程還將很長;但鐵路運輸市場化改革相對滯后,運輸價格難以下調?!睂τ?00***以內的大宗貨物運輸,鐵路的門到門運輸成本普遍高于公路?!薄柏浳镞\輸價格往往是一次性的,但鐵路上也有不少雜費?!?/p>

在鐵路運輸價格方面,2018年國務院發布的《推進運輸結構調整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要求“深化鐵路運輸價格市場化改革,建立健全運輸價格彈性調整機制,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從而提高鐵路貨運量。但目前鐵路運價市場化改革成效甚微。

北京交通大學中國城市化研究中心主任趙健近日在財新網撰文稱,政府通過行政手段推進“公鐵”建設,最重要的是解決鐵路貨運效率和交貨期短的問題,以滿足市場需求,這涉及到鐵路運輸管理體制需要通過深化改革來解決。

趙健在文章中說,目前我國鐵路運輸管理體制仍然高度壟斷,由中國中鐵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鐵”)通過“統一調度指揮、統一清算”來維護。同時,轄區內負責調度指揮的鐵路局多達18個,形成碎片化格局。他認為,這是鐵路運輸企業缺乏活力、無法滿足貨運市場需求的主要原因。在這種體制下,地方鐵路局必須依靠國家鐵路集團的統一清算,不能直接從市場上獲得收益,不能獨立確定運價,無權投資和處置財產,也沒有節約運輸成本的動力。同時,由于各鐵路局管轄范圍太小,中國鐵路貨物平均運距超過700***,大部分貨物無法在規定的時間內交貨,無法適應快速變化的市場需求,無法融入現代物流體系,導致大量貨物丟失。

此外,交通運輸部專家在論壇上提到,鐵路、公路、水路等運輸方式比較完備,跨運輸方式所需的基礎設施總體規劃和建設協調不足,港口建設,物流園區和大型工礦企業鐵路專用線建設滯后,“銜接不暢”、“相鄰不銜接”等問題依然突出。

交通運輸部水運研究院副總工程師彭傳生在接受中外對話時說:以水運為例。如果船東企業沒有自己的碼頭,水運將貨物運到工廠所在的碼頭后,仍需要用卡車將貨物從碼頭運到工廠,增加了短途駁船的成本?!?**用卡車直接將貨物一次拉到工廠,以節省企業運輸成本”。

為降低鐵路運輸和水運成本,充分發揮不同運輸方式的比較優勢和聯運效率,專家認為,要加快市場化改革,做好基礎設施建設和運輸銜接。

對于如何激發鐵路運輸企業的活力,趙健認為,最重要的是打破高度壟斷的鐵路運輸管理體制。在財新網的文章中,他建議將18個鐵路局重組為3個“區域鐵路公司”。首先,中鐵集團改制為控股公司,主要負責資本管理。三地鐵路公司在各自管理范圍內統一調度指揮,自主決定運價,有權對物業處置作出投資決策,成為真正的市場主體。他在接受中外對話時表示:作為區域鐵路公司模式改革的探索,我們可以先進行鐵路局管轄范圍擴大的試點,如將哈爾濱鐵路局、沈陽鐵路局改組為東北鐵路局,減少產業組織障礙擴大鐵路局管轄范圍,發揮鐵路貨運比較優勢。

針對貨運基礎設施不足的問題,交通運輸部專家在論壇上建議,加大鐵路干線和專線建設力度,提高企業和物流園區的鐵路服務水平,促進綜合貨運樞紐無縫銜接。在水運方面,彭傳生認為,政府應鼓勵托運人擁有自己的碼頭,讓企業與港口直接接觸,從而有效促進水運過境。

道路小貨物運輸量的快速增長提醒我們,在改變貨運結構以控制空氣污染的同時,減少道路交通本身仍然是一項緊迫的任務


做游戏视频解说怎么赚钱吗 贵州捉鸡麻将规则 辽宁35选7走势图二元网 六肖中特期期准+铁算盆 弈乐贵州麻将新版本 股票期权价格 都汇棋牌? 买涨停的股票 十一运夺金 11选5 福建11选5怎么才能中奖 如意码是什么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