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觀察:新型大型貨運無人機,先驅還是先驅?

發布時間:2020-03-25 08:00:00

行業觀察,“新品種”大型貨運無人機的先鋒,還是道路的先鋒


航空攝影、植保、巡線,甚至小貨物運輸,多旋翼小型無人機早已飛入尋常百姓家,中國在這一領域的實力是世界上***的。然而,一架能飛行數百***、載重數百公斤以上的大型貨運無人機,在世界上仍是一個“新物種”。如何審查其適航性能,如何監督其運行,在世界范圍內都沒有可遵循的規則。雖然中國民航業的基礎不牢固,但近兩年來,AT200和飛鴻-98等大型無人機的出現層出不窮。今天,我們對大型貨運無人機的機會和風險感到關切。

2018年6月18日,劉強東宣布京東首架重型無人機總裝線下線。這架無人機名為jdy-800,重840公斤,11月***成功飛行。

今年1月23日,在山河SA60L輕型飛機的基礎上研制出的7000公斤SA60U,由TUO攻擊機器人和山河科技研制成功,***載重180kg。

在新技術革命推動的產業變革浪潮中,無人駕駛無疑是人們關注的焦點。

在汽車領域,各種英雄和資本紛紛進入,傳統巨頭紛紛轉向。谷歌的自動駕駛儀項目始于2009年,其Waymo自動駕駛汽車測試里程已超過2000萬***。大眾汽車日前正式宣布,在不久的將來,該車將成為一款軟件產品,大眾汽車將成為一家軟件驅動的公司。

軍用無人機充分體現了無人機技術的成熟。許多國家已經大量裝備了用于調查和操作的大型無人機。根據2017年軍事平衡,2016年美軍擁有1116架無人機(不包括微型無人機),其中637架起飛重量超過600公斤的重型無人機,占近60%。無人機主要由五大制造商供應: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通用原子公司、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波音公司和德事隆公司。

在民航領域,對飛行員的身體素質要求很高,駕駛技能訓練的成本也很高。據統計,駕駛員的工資和培訓費用約占航空公司運營總成本的25%。

從安全性、經濟性和市場可接受性的角度來看,無論是公路、鐵路還是航空,貨物運輸都是無人駕駛的優先領域。為此,順豐、京東等多家物流企業紛紛投資開發大型貨運無人機。

截至2018年底,中國共有158架貨機投入運營,其中15架是2018年進口的。聯邦快遞有671架飛機,UPS有649架,DHL有420架。只有從這個數據來比較,中國航空貨運的增長空間才會非常大。

所以問題是,中國未來的航空貨運市場還有這么大的空間嗎?國內航空貨運會發展成為像聯邦快遞、聯合包裹和敦豪這樣的巨頭嗎?

可以從兩個方面來分析。首先,中國擁有世界上最發達的高速鐵路網。雖然成本相對較高,但一些原本需要飛機運輸的貨物可以通過高鐵或高速陸基快速網絡實現。中國可以跨越國際航空貨運的發展模式。二是目前我國機場數量較少,特別是支線機場和通航機場數量較少,很多貨物不具備快速運輸條件,難以增加附加值。俗話說:“江水滿,江水滿”。作為航空運輸的一條小河,區域航空和通用航空的短板制約著航空干線“大河”的發展。

我們正處在一個瞬息萬變的社會。在新技術、新產品的支持下,新零售、新制造、智能物流等新業態、新模式快速發展。大型貨運無人機將成為這張圖片中的一個重要連接。從這個意義上說,陳馮富珍認為,大型貨運無人機這一“新物種”的增長是大勢所趨。

但目前民用無人機管理體制和運行經驗的缺乏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我國《民用航空法》對無人機運行管理也沒有相關規定。如何建立一套完整的運行監督體系,如適航審定程序、空域管理、頻率管理等,是一項復雜而龐大的系統工程。

為此,中國民航等部門積極回應和探索創新。最近,他們發布了基于操作風險和特定無人機試運行管理程序的無人機適航審定指南(暫行)。此前,已對貨運無人機、巡線無人機、載人無人機等開展了飛行員適航審定工作,此次發布的新文件將無人機適航審定工作推上了不可逆轉和不懈的制度化軌道。中國民航表示,在與業界密切合作的基礎上,今年年底前將初步建立基于操作風險的無人機適航管理體系。

此外,可以預見,一旦相關監管規定出臺,貨運無人機等大型民用無人機將獲準商業運營,波音、空客等航空巨頭也將推出此類產品,因此很容易搶占市場。在制造業全面開放的今天,國內這一領域的先行者必須在監管規則制定過程中完善知識產權布局,筑起維護自身利益的屏障,避免成為產業發展的先行者。就連擁有設備采購權的順豐、京東等物流企業也需要關注這個問題。

國際經驗證明,通用航空可以成為一種交通方式、生活方式和休閑方式,但在中國1000多萬平方***的廣闊藍天下,便捷的飛行仍是廣大人民的夢想!中國現在的機隊相當于100年前的美國!資料顯示,1927年,美國可通航飛機數量超過2000架

當前我國航海業的熱火朝天的失敗主要有兩個原因。一種是“因窒息而浪費食物”。由于缺乏空域安全監管,禁止一次全部飛行,造成空域資源浪費。另一方面,過度監管造成飛行困難和成本高昂。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民航局副局長李健在接受采訪時坦承,我國航海業仍處于發展的艱難時期。2018年,中國民航組織全行業調研,梳理出通航發展監管問題193項,出臺改革政策60多項。此外,還有七類問題需要在國家、軍隊和地方各級解決。



做游戏视频解说怎么赚钱吗 豪利棋牌每天6元救济金 两波中特公式 微乐长春麻将安卓版 最新22选5开奖走势图 全民捕鱼下 快乐八的玩法 体育彩票36选7走势图 股票投资技巧 35选7是怎么算的 波克棋牌账号申请